太初之始

哦。

进击的巨人122话感想。

1. 谏山很会把握读者心理。

2. 情报师放卫星。

3. 世上所谓的互相理解少之又少,大行其道的是自以为是。

4. 有兴趣的可以翻回去看看艾伦在巨木之森和莱纳争夺尤弥尔那次谈判,再去看看阿尔敏和贝特那次交涉。再琢磨琢磨艾伦变了吗?谏山变了吗?

翻了翻谏山的blog,找出来一条老Po。


“然后,如果贝尔托特有角色歌的话,那应该就是神聖かまってちゃん的《死にたい季節(想死的季节)》


查了下时间点,这条po是在漫画13卷发售之后发的,正是艾伦夺还成功后墙内王政篇的时期。牺牲了马塞尔、阿尼、尤弥尔方才得以苟活的贝特彼时在自厌自恶之余,想必每晚是默念着这句「あー 死にたい」而勉强入睡的吧。


“它侧身于生活的污泥中,虽不甘心,却又畏首畏尾。”


他最后得偿所愿了。

Twitter@yaziri_shin 的莱贺图,已授权。

“大天使の祝福と加護、なんて可笑しな夢を見た”

至少让他在生日的自嘲梦境中能和光和热为伴吧。 

被巨大信息量压垮。

别人的研究自己别插手。

为P5R预热一下,女神异闻录5真好玩。

质问,很凶的那种。

才发现乐乎在被我长期放置play后粉丝居然到了三位数,啼笑皆非。


你们都是出于什么考量fo我的啊…

已经数不清楚这是第几次被乐乎屏蔽了。

113话一点感想。

113话一点感想:


后埃尔文时代的墙内, 焦虑构成了时代恐惧的一个重要情感底色。


时代的变化,特别是「墙外世界」的发现,对艾族历史公案的后知后觉,以及自身孤岛身份几无出路的安全困境,乃至威利李代桃僵的宣战公告,将墙内所有个体置入到巨大的时代洪流之中:个体原先适应的生活节奏正走向没落,过去的经验不再适用,社会整合形式从许诺成功变成了威胁你要被淘汰。墙内不再是被因为「驱逐巨人!」,「探索世界的真实!」正面的激励而奋发图强,而是被在「亡国灭种」消极后果的威胁中拼命挣扎,当一场史诗大胜只是带来了更多面对不确定性的无助感时,大家似乎真的有理由感到恐惧。


政治的目的说到底就是解决那些影响每个人却又超出个体能力的共通问题。社会成员的不同负面体验可能会被压缩成某种集体无助感,而军团政府在先前民众狂呼「献出心脏呀!」的情感氛围中只能高挂免战牌。


在这种情境下,相比于基斯的强行出击指令,弗洛克的空头支票更能够得到回应也就不足为奇了。先不论弗洛克的「美丽新世界」最终能不能真的挫下马莱的倾国之力,一劳永逸地让天堂岛名副其实,但其起码给训练兵/国民一种情感慰藉:他们没有被抛弃,更不需要完全靠那绵薄的个人之力去对抗时代的不确定性。


在心怀恐惧的人之中,弗洛克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因为在这个角色如今代表了大众流行的道德信念和直觉。

回来了。

之前出于不知名的原因,导致几个月登不上lof,今天才抽出时间把一切弄好了。


不算久别,但和朋友们重逢总是一件好事。


此外为什么我的主页首条就是一位同好写的波尔克/皮克分析啊…忍不住点赞+推荐了,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